湾家人-小煌
全职cp韩叶主
各种手生脑洞开
试著把自己所想的透过文字表达出来。

【韩叶/狂野情人paro】老韩你要我给你生孩子?!(番外一)

 

原本是没想公开番外,算是给新刊的福利。

但上一篇应该要算正文完结,还有一点没解释到,就把今天撸的公开。

剩下的就是崽子跟一篇肉,我就可以顺利关窗啦!


注意事项:

※全职高手-狂野情人paro.

狂野情人WIKI  不懂此作可以参考一下或者找一下原作漫画

※韩文清(重种-西伯利亚虎)、叶修(重种-美洲豹)


(番外一)


叶修面无表情地看着佣人不断进进出出忙上忙下,一下是这边花瓶没摆好一下是这个桌子放那边不要挡到入口。那个谁谁谁宴客名单呢有没有准备好记错一个就开除你你给我注意点。

身为今天的主角之一,叶修早已经穿好白色的燕尾服在新郎休息室等待,原本叶家父母还想着给他穿上新娘服,叶修当然是抵死不从,已经委屈地嫁过去了还让他穿新娘礼服真是干。

韩文清大手一挥,也免了他的苦难,他也不太想看到叶修苦着脸穿新娘礼服在他耳边唠唠叨叨。

叶秋觉得在这一天还是有些感动的,他终于把他的混账哥哥给嫁出去,以后他就可以少担一点心,都交给威武霸气的哥夫就好。

保持着好心情进来看望新郎,看到双胞胎哥哥正翘着腿咬着棒棒糖软骨头般地坐在沙发里,忍不住无力地扶额。

“有点人样好吗?你今天都要嫁了。”

“别提嫁,哥是去做卧底的,给咱家窃取商业数据。”

“你别乱说啊!你们这是心意相通,幸福美满,在彼此同意没有任何逼迫的情况下结成连理,少抹黑。”

叶修叹口气,忧伤的望向窗外。

“我知道,我已经不能在明面上出现,但是我依然是叶家人,弟弟你不用担心。我会帮你把韩家给夺过来的,让你成为第一首富。”

“啊啊啊闭嘴不要乱说话!被有心人听到就不是开玩笑就可以解释清楚的──”叶秋炸毛乱吼,他为什么要做死进来看混账哥哥,根本是来找气受!

“叶修,别闹腾。”幸好,拯救他的人来了。

韩文清走进来伸手就是扇了叶修的头让他闭嘴,叶修哼哼几声,把糖果咬得喀喀响。

“爸妈来了,等等麻烦带他们到位置上。”

爸妈来了到底是指叶家还是韩家,不过不管哪一家都是爸妈嘛……叶秋点点头,一溜烟地离开这里。他再留下给混账哥哥玩弄他就把名字反过来念!

韩文清回头看人依然跟平常一样但是明显心情不是很美丽的叶修,叹了口气,柔和了语气伸手摸着他的脸颊。

“怎么了?”

“卧槽老韩你别这么说话,我鸡皮疙瘩掉一地上。”下一秒被捏住了脸,叶修就安份地举起双手。“没事,我就是觉得咱都在小教堂结婚完毕了,干嘛还整这么一出戏。”

“爸妈期待很久了,更何况得做给某些人看。”

“哎、你看咱婚礼都不能不参杂任何一点外事,还得演戏给别人看,原来你对我不是真心的,我心寒啊。”

叶修夸张地啧啧几声,抹掉根本没有流出来的泪,韩文清揉揉眉间懒得理叶修。大概是最近看韩文清也跟着忙上忙下,叶修讲完垃圾话就站起来抱住了韩文清。

“好啦不说了,我们蜜月去哪玩?”

“拉斯韦加斯玩得不够开心吗?”

“……要我提醒你我后来有几天躺在床上的吗?”韩文清笑了出来,揉揉叶修的耳垂,视线若有似无地往下瞄叶修的肚子,有些懊恼地皱起鼻子不过很快恢复原样。

“再说吧。之后可能要配合医院做身体检查。”韩文清再捏住叶修的鼻子,让他别再抱怨。“那是该有的程序。”

“唉,就说重种生孩子不易。”叶修哀叹,余光看到韩文清脸色不好了,他马上转身帮韩文清整理他领口的花。

“辛苦了啊亲爱的。”

“……别怪里怪气。”

“怎么会呢──”

韩文清拍拍叶修的头让他再等一下,等会就要开始仪式,让他好好等着。

“知道,哥等着娶你嘛。”

这点垃圾话韩文清认真对待的话,他就不是韩文清了。

所以他侧首亲了亲叶修,让他闭嘴,挥挥手出门继续招呼客人。

 

叶修揉揉嘴唇,耳朵有些红。

他坐回椅子上,无聊地玩着桌上的玫瑰花。

老实说结婚真的让他有些不真切感,不过摸到指间的戒指,一个人又笑得像个傻瓜。

家里人觉得这么朴素又粗制的戒指实在不符合身分,让他们换一个,韩文清却坚定地摇着头。

“这是叶修送的。”不管是好的坏的,都是叶修给予他的承诺。

在旁边的叶修听了挺不好意思地干咳一声,早知道韩文清会这么中意,他也会买个好点的。

“那只笨老虎……”

叶修低声笑着,一瞥门口又有人敲门进来。

他看了一眼,笑着站起来。

“唉、没想到啊。韩先生跟咱家小叶居然在一起了,真是没想到。”

“不好意思啊,当初没有撮合老韩和贵千金,倒是撮合了我和老韩。”

来人僵了一下,喔呵呵地笑着摆手说这怎么会呢。

“不过你们都不小了,孩子有考虑吗?”

叶修笑着说不用担心,老韩可是时时念着,肯定会有的。

说着看了在妇人身后的女孩子深沉地一笑。“所以我想,可能过不久就会发来喜讯吧。”

再听不出叶修话里嘲讽的意思,特地来看笑话的妇人也真的是愚蠢到家了。她僵住笑脸,有些愤恨地拉着女儿走了。而那女孩回头看了叶修一眼,咬着下唇特别怨恨,他扬扬手刻意露出手上的戒指。

叶修呼了口气,之后肯定那妇人会跑去告状吧。不过那又怎样?

这原本是一件小事,不过算是叶修认清自己的开端。

 

韩文清刚跟他告白没多久,两个人正处于暧昧尴尬期,不知道从哪知道他们俩有猫腻的妇人自称是叶家的亲戚,带着如花似美的女儿上门来,希望可以把她介绍给韩文清。

“听说你俩是好朋友,就帮阿姨这个忙怎么样?”

叶修叼着烟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有当红娘的一天,他也没多想就把女孩子介绍给韩文清。

那时候他没多大的感觉,只是觉得韩文清应该断了对他的心思,好好地找个女孩子娶了生一堆崽子。

不料韩文清气得把他压在床上办,害他老腰直不起来。但韩文清的脾气可大,一连几天虎着脸不跟叶修说话。

叶修想气就气干嘛还来他前面晃,他也挺委屈的啊。

但他知道自己随意做的这件事伤了韩文清的心。跟他厮混这么多年,彼此都熟悉,韩文清是什么个性的人他会不懂?

想必那句“叶修,我喜欢你。”也是思考了许久,最后认定不改。

叶修叹了口气,他真是傻。但是说的人到底是说谁傻呢?

韩文清后来心情好了一点,说他拒绝那个女孩了。隔天叶修就被那个女孩叫了出来,脸色很差,眼睛里满是怨毒地瞪着他。

叶修说小姐不好意思啊,老韩拒绝你不是我指使的,不用这么凶狠地瞪我吧?

“韩先生说他喜欢你不打算变,既然你知道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拒绝,看我笑话很好玩吗!”

女孩歇斯底里地尖叫着,叶修皱了皱眉头,把烟给掐了。

“听着,他喜欢我是一回事,你如果真要跟老韩在一起,为什么不自己去争取,对着我吼也没用。”

她冷笑一声,虽然她不是重种但也是快接近重种,长相家世也不错,在上层还是有傲气的资本。这些在看到韩文清的照片时都换成了绕指柔,只是没想到还没表达她的爱慕,就被韩文清拒绝了。

她怎么能忍!而且还是眼前帮她牵线的男人害的──

“你们肯定不会长久的,我就等着看你们笑话!”

神经病。叶修扯着嘴角笑了一声,身体本能地发出威吓的气息,看着女孩一闪而逝的魂现,再点了一根烟吐了口气。他居然要跟一个女人争男人,真他妈疯了。

可是不争,自己那一口气闷在胸口不出,让他难受。

“那你就等着看,看看老韩是不是爱我爱得不会跟我分开。”

说出来后女孩气得满脸通红,拿了包包就走。叶修跟人叫板完后也有些心虚,他这是拿自己还是韩文清的名誉在赌呢。

 

“你还真敢说啊。”韩文清听到叶修把这件事说出来,冷冷一笑。

“老韩你不爱我吗──唉、那我不是破坏了你的生活。”

“叶修,别自欺欺人。”

“哪儿呢,我把你当对手朋友但可没当恋人爱着。”

叶修痞痞地挂在沙发上,对着韩文清笑,却看到韩文清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怎么这样就被气跑了,真不好玩。叶修最爱撩拨韩文清,看他气又对他无可奈何。他就是仗着韩文清对他的态度才这么为所欲为。只是叶修没想到在看到韩文清和一个女孩勾手在街上逛时,毛都炸了起来。

“嗯、老韩放弃了很好啊,早就说该去找个女孩子交往不要老想着我嘛。他只是搞混了感情,很快就会放弃我了。还说喜欢我呢,真是……”

虽然事后叶修装做不在意地问,韩文清说那是他一个表妹,叶修笑着,心里却不舒服。他以为他对韩文清跟韩文清对他不是同等的喜欢,可是看来是早就喜欢上韩文清了,只是嘴硬不承认。

想一想正好抬头一看,韩文清微微勾起嘴角和他对上眼,叶修顿时明白韩文清都看穿了,才会说他自欺欺人。

可是就这么坦率地承认,还真有些不甘心啊。他跟韩文清对手几年,早就想把什么都拿来比较,而现在看来好像是他输了一样。

“唉、老韩你要找女孩子我不介意的。”叶修直起身子,眼睛闪亮闪亮的看起来又有什么坏主意。

“又想干嘛。”韩文清皱眉,觉得叶修又一肚子坏水要向他泼。

“没干嘛。”只是没打算那么容易让你追到手,胜负才正要开始,就让他说的成真,看看他们到底可以爱着彼此多久。

叶修把烟丢了,搂着韩文清亲上去。

 

“现在,让我们欢迎两位新郎进场──”

灯光打在自己身上有些刺眼,叶修慢慢地走上红毯,眼角余光看着面色严肃的韩文清。

结果打迂回战打了这么久,躲躲逃逃几度差点玩脱把人给气走,叶修有点后悔,厚脸皮的他都快被罪恶感给吞没了。

但最后韩文清还是在他身边没有走,所以该是认真地以身相许一次了。

“韩文清先生你愿意──”

“唉、不用说那些赘词了。”叶修一个摆手打断主持人,韩文清怒瞪了他一眼,无声地说着别闹。

叶修却勾起嘴角,轻轻地说:“老韩。”

又清了清嗓,灯光下很清晰地看到他脸红。“那啥,嗯……我爱你。”

“……就为了说这个打断程序吗。”

“这时候还说什么我愿意不愿意的老掉牙了,反正你都知道。”

韩文清笑了,把人抓过来额头贴额头。他明白叶修在这种公开场合下把话说清楚,表示他是真的下定了决心。

原先还有些不安,就怕是自己强势把人逼得不做决定。但现在一颗心总算可以落下来。

“好了,快把那句话也说出来,我饿了要吃东西。”

韩文清额角挂上黑线,好好的气氛都要给他破坏光,他叹了口气。在一片宴客的惊呼声中,叶修感觉到温热的唇贴着自己,耳边是韩文清的轻语。

“我也爱你。你要有所觉悟,我不会让你再逃。”

“不会了。”

 

除了韩文清大概不会有人再让他这般任性,所以还需要问什么愿不愿意吗?

再欲擒故纵把人气跑,自己就是真切地傻了。





评论 ( 7 )
热度 ( 17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