湾家人-小煌
全职cp韩叶主
各种手生脑洞开
试著把自己所想的透过文字表达出来。

【韩叶】禁断症 【尖尔多生贺】

亲爱的尔多天使生日快乐!

真的是很久没发粮,看著天使的闪闪发光的眼睛动手了!

gd什么的还是没动(好意思说。

但还是得出来庆祝心友生日 @生生不息 繁榮昌盛 



 

叶修坐在沙发上,手拿一杯果汁,双脚盘起来,拿着遥控器往前转台、往后转台,再来往前转台,再来往后转台。

职业选手的手速用在转台上面,顿时电视有些无法负荷都快要发出警讯。

韩文清这才走过来,黑着脸拍掉叶修手上的遥控器。

“老韩同志,干嘛打扰我看电视?”

“你那是看电视?”

韩文清放下一盘水果,把遥控器拿了过去,看起国内新闻。

旁边的同居人呻吟一声,厌世般把自己埋进了沙发抱枕里。韩文清一开始装没听见,后来叶修把腿挪到他腿上开始踢来踢去,韩文清才受不了的把人给推下沙发。

“疼疼疼!老韩你居然推我下去,说好的爱啊情啊你侬我侬呢?”

“滚,等你先跟我认真谈过这些再来指责我。”

“我没有温柔对待你吗?”

对此韩文清冷冷一笑,掀起衣服一角,露出一小块瘀青的腰侧,无声地控告枕边人的暴行。而被告者无辜地说这是因为我的枕边人不穿衣服睡觉,导致没有防御力,打副本怎么可以不穿装呢?

不过被韩文清一瞪,叶修撇开头跳过这个话题。

“别这样……我太无聊了嘛。你真要整天都干这些无聊的事吗?”

“叶修,这是你答应的,还有医生说的。”

叶修撇撇嘴,一下恹了下去,慢慢地爬起来坐正,三秒后又靠着沙发背转着脖子扭来扭去。搞得在旁边的韩文清连新闻都看不下去,伸手拍了拍叶修的大腿让他安份点。

“发什么病?”

“我得荣耀禁断症,老韩这很严重,轻则四肢抽蓄,重则七孔流血。”

“那你可以去玩没关系。”

韩文清语气淡然地说,叶修又闭上嘴了。不过只是小小声咕哝着,像着闹别扭的孩子一般,得不到玩具就碎碎念。

“太过分了啊,不过就是熬夜几天眼睛痛了下,就这样切断我与荣耀女神的连系,老韩你吃醋也别这样,啊啊啊……今天新副本刷新呢,这是霸图的阴谋,兴欣的小伙伴们要坚持住,霸图老大也被我牵制了你们努力抢BOSS啊。”

嗯,其实根本是黄少天附身。

 

韩文清头疼地揉揉太阳穴,站起身把放在房间的眼药水拿过来,拍着叶修的脸让他躺过来帮他点。

“老大不小了,把眼睛用坏你才开心吗?”

叶修睁大了眼睛看起来特别吓人,不过不妨碍他看到韩文清眼里的担忧和眼角细细的纹路。

他忍不住伸手去摸,被皱着眉的韩文清拍开让他别闹,好好点个眼药水。

叶修哦了声,眼皮不自觉地颤动,在眼药水滴进来时闭上眼,冰凉的药水顺着眼角溢出。

 

都三十老几了,从荣耀退休后,生活一度茫然。青春年华都奉献在荣耀身上,一技之长都没有,只能重头来过。幸好还有彼此相扶相助,累了就靠在一起休息,日子就这样过来了。

叶修抓着韩文清的手做手操,他自己的手平常还是在做保养,而韩文清就算没怎么使用这双手去打遍天下,但叶修不自觉地还是想让他的十指保持在最好的状态。

不过彼此的身体已经没办法像以前那么好了,看看他不过就熬个夜眼压过高痛得血丝布满眼白,吓得韩文清带人挂急诊,回来后怒斥叶修不准上荣耀,安份守己过一天情况良好他再允许玩个一、二小时。

叶修是想上诉的,不过看韩文清很认真,他就真的什么也没动,但他还是心痒。谁让他花了活着的一半时间都在荣耀里头打拼。

这禁断症太难以忍受。

 

只是韩文清平日休闲也是会上荣耀玩一会儿,为了不给叶修抓到空隙,他也就不动计算机,但时间久了,他也有些焦躁地转起电视。

叶修看在眼里笑在心里,就等韩文清什么时候也放下矜持。

手就那么恰巧转到了荣耀游戏实况,而韩文清的手指就不动了。

两个人就这么盯着电视里的讲解,看着熟悉的游戏画面,直到一场对决结束叶修的嘴巴动了动,想说什么韩文清先抢白了。

“最后应该用鹰踏。”

打破气氛的这句话让叶修转过头看着脸露尴尬和懊恼的韩文清,他忍不住笑了出来,在韩文清恼怒地要把电视关上时,按住了他的手。

“老韩,禁断症难受吧。”

“……哼。”

“想打荣耀吗?”叶修的言语就像恶魔,韩文清手指轻微地动了下,轻轻地叹了口气。

“行了,就打一小时。”

“嘿──我偏不。”

韩文清愕然,看着叶修站起来伸个了大懒腰,都可以听到他关节劈啪的声音,他关上了电视,拿起了钥匙和外套。

瞇着眼看外头的太阳,对着难得露出了呆愣表情的韩文清。

“你说的,眼睛别弄坏了。”叶修不改嘲讽地耸耸肩,甩着钥匙。“还有禁断症难忍,我都忍了你还不能忍?”

韩文清总算懂了恋人迂回的用意,有些无奈,刚被做过手操的手从掌心开始发热。

“要去哪?”

“附近的公园走走吧,晚餐也在那附近吃怎么样?记得上次经过在那边有看到一间新开的餐馆。”

“行,不过都出去了还是去远一点再回来吃吧。”

“你要开车可以啊,那去哪?先说我是说要走走但不是要爬山。”

“知道,能让你这懒病末期的人起来动,我就该笑了。”

“哦──还会调侃我了是吧!那还不给爷笑个?”

韩文清如叶修所愿笑了,凑过去亲了亲叶修的脸颊。

 

在夕阳染红海面的堤防边,同样享受假日悠闲的情侣、家庭或是三三两两的少年少女们,他们都看到了两个快要不惑之年的男人并肩走着,跟他们一样过着属于自己的时间,便转开了视线。

也就没看到他俩握着手,手心紧贴。

 







评论 ( 14 )
热度 ( 2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