湾家人-小煌
全职cp韩叶主
各种手生脑洞开
试著把自己所想的透过文字表达出来。

【韩叶】荣耀市十区分局 15-17

※退休警犬与流浪猫paro

※设定上只有韩叶变狗猫,其他人物不一定

说好的日更


15.

 

叶修站在屋檐下的阴影处,一双猫瞳冷冷地看着清洁人员把一袋黑袋丢进垃圾车。直到污浊的排气消失在街道的尽头,他才转身离开。

不久前才跟他打架抢地盘的猫老大,就这样死在不起眼的地方。

死因是什么,不重要。

野狗,人类,饥饿,受伤,恶意,捕捉,不管哪一种都是他们流浪动物会遇到的问题。

只有那么少数幸运的会被善良的人类带回家,可是到底是一时的兴起还是真心度过一辈子,这又是个未知数。

叶修跳过围墙走到原本猫老大的地盘,那边已经开始新一轮的首领选拔,而他只是站在一边看着。

其余的猫咪见到他来都有些畏惧,但见叶修没有要插入争夺的行列,他们便继续选出下一任首领。

叶修趴下来,闭上眼想着猫老大被他压在身下,一脸不甘却又被自己说不要当老大而错愕的表情。猫老大喵喵叫,不懂叶修不想当却又跑来跟他打架的原因。猫老大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地盘,让自己的兄弟有一个家,替他们遮风挡雨。

那他是为了什么?

叶修歪着头,笑着说他无聊,没兴趣当什么老大,只是偶而找其他猫打架磨磨爪子。

猫老大闻了闻叶修身上的味道,有些了然又落寞的垂下头。

啊啊,原来如此。你已经被眷养了,所以才不需要这些。

他算被眷养吗?叶修离开了猫老大的地盘,突然有些烦躁。他是自由的,想去哪就去哪,并没有谁或是哪块地值得他留下来常驻。

叶修在外多溜达了几天,但他所谓的无聊找猫磨爪子,反而没让他多提起点精神。平日最让他开心,最有乐趣的事,是……

花猫豁然开朗,猛地睁开眼,起身走向某个地方。

他之所以能在外这般浪,都是因为他有个”家”。

 

有个会对他吼,会担心他,会跟他打架玩闹,最后拥他入怀的存在。

他在哪,家就在哪。

是他可以凭依的地方,是一回头就能看见,心之所系。

他的家,他的归处。

 

韩文清的味道整个包围住自己,叶修呼了口气,顿时心里满足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对手变朋友,朋友变知己,知己变成了比生命第二重要的对象。

这样想来,叶修终于明了他一开始见到警犬不见时焦躁和不安,这都有了解答。

从有意识有思考以来,叶修几乎就与韩文清纠缠不清,不管他在外头怎么玩跑得多远,或是别只猫为了食物为了住处而烦恼,他总有底气。

──因为他可以回到有韩文清的地方,那就是他的家。

所以韩文清不见了,他的家也没了。所以才循着味道和消息找到小警局,找到韩文清。

一开始可能没想得这么复杂,只是觉得他没了对手,没有可以蹭吃蹭住的地方,找到韩文清就能得到一切。但仔细想想,不管是人和动物的生活也就那么简单。

有个对象一起分享吃喝玩乐,食衣住行,不就是人类所说的家?

这样的道理现在才想通,有些太慢。不过,也不算太迟。

 

16.

 

“老韩老韩!”花猫在狗窝前面叫着,不是夜行性的警犬黑着脸起来,表示有话就说,废话就滚。

“睡什么睡,快看今天的月亮。”

韩文清抬头一看,发现硕大的月亮就在头顶,月光洒在花猫身上,影子拉得好长。

“看吧,今天月亮可美了。”

花猫动动耳朵,招着手让韩文清出来。

“快跟我来看月亮。”

警犬一言不发,默默地坐到花猫身边,影子融在一起,一时之间分不清楚是谁的。

 

“老韩。”

“干嘛?”

叶修抖抖毛,喊了又支吾不出声,韩文清第一次看到叶修这样子。

“你又偷吃人类的食物了?”

“才不是,我偷吃还会跟你说吗!”

“不然你要说什么。”

韩文清眼角看到叶修的耳朵微微的往后折,这是叶修害羞时候的表现,现在有什么值得他好害羞的?难不成找到了对象要来显摆一番……

韩文清眼睛瞪大,突然把叶修打趴在地,叶修愣了下,喵喵喵地直挣扎。

“卧槽,你突然干嘛!话没好好说几句就动手动脚──”

“叶修──”韩文清咧牙,眼睛里是沸腾的怒火。

好端端地生什么气,他的话都没说完。叶修也恼得发火起来,爪子往韩文清脆弱的鼻子一抓。韩文清痛得绷起整个身子,但没有挪开压制叶修的脚。

“你吃我的用我的住我的,没还完之前,不准你离开。”

叶修原本张牙舞爪因为这一句话,停了下来。一双猫眼圆滚滚地盯着韩文清,后者原本燃烧的怒意被这样瞅着,才意识到自己说什么奇怪的话。

韩文清有些尴尬地偏开头,却依然没有放开叶修。

“……噗。”

花猫咧嘴笑得缩起身体,警犬顿时窘迫地垂下头,又愤怒花猫不断地笑,张嘴轻咬住花猫的颈后。

“笑什么!”

“老韩你真可爱啊。”叶修见韩文清要被恼得炸开尾巴,连忙爬起来蹭到韩文清身边。“我怎么会跑呢,你这里有免费的吃住,我还跑什么。”

“还真敢说,你要点脸。”

韩文清哼了哼,转身回去狗窝要睡,进去前才想到叶修原本是要说什么。

“你刚要说什么?”

“被你一打断,我忘了。”

叶修也跟着进了狗窝,舔了舔韩文清被他抓伤的鼻子。

 

──只是想说,我们就这样凑合在一起过日子吧。

不过看来还得一段时间才能说。

 

17.

 

“学长,为什么我有种只是过了一夜却像过了三年的感觉。”

“啊?一大早没睡饱说傻话吗?”

“不是……他们两个在一个晚上周围就充满了粉红拉普拉普泡泡是我的错觉吗?”

警员同志转头看向警局外互相舔毛的狗和猫,拍拍学弟的肩膀。

“老话一句,很可怕,不要知道比较好。”





评论 ( 14 )
热度 ( 206 )
  1. 世界第一老王专属套奶源的麻袋沉浸在迷人嗓音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