湾家人-小煌
全职cp韩叶主
各种手生脑洞开
试著把自己所想的透过文字表达出来。

【韩叶】荣耀市十区分局 39-41

※退休警犬与流浪猫paro

※设定上只有韩叶变狗猫,其他人物不一定

※不忍说自己写打哈欠的时候,也打了三个哈欠真他妈魔性

※有关猫和狗的知识我尽量补全,但韩叶是有着猫狗身体人的心灵,所以习性有所出入和OOC还请见谅_(:з」∠)_


 

39.

 

秋意渐浓,原本警局外那一片空地绿意盎然,繁花盛开,现在只剩下几朵慢来的花朵在风中孤零零地摆荡。

叶修常睡午觉的树也有许多枯叶落下,小警员每天都要去扫好几次才能那一区块稍微的干净些。

也许是天气的温度太舒适,叶修开始懒得跟着韩文清出去溜哒,他只会在韩文清出去时微微睁眼打个哈欠,回来时翻身换个姿势再打一次哈欠继续睡觉。

韩文清原本还想督促叶修起来走走,但叶修的懒劲完全抵抗住韩文清的气场,警犬无奈地放弃了。

 

“叶修。”

巡逻回来的警犬走到团成一团的花猫身边,花猫连眼都不睁,转个身子露出个屁屁给警犬看。

“…………=_=”

“喵~OWO”

也许是感受到韩文清的视线充满了鄙视和怨怼,睡美人总算肯睁开眼,圆滚滚的眼睛带点水光,看起来还没睡饱。

韩文清叹了口气,舔舔叶修的毛,也在他身边趴下。不知道是不是这区域被下了什么结界,叶修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韩文清也跟着打了一个。

睡意就这样慢慢地涌上来,叶修又打哈欠,韩文清觉得这太妈像是个妖术,忍了忍,最后还是敌不过。

小警员坐在警局内,看着大狗打哈欠后趴下去睡,花猫打完哈欠嘴巴啧啧两下,也跟着趴下去睡。

“哈~嗯……”小警员随着一猫一狗打哈欠后,揉揉眼睛。

“天气真好啊。”

 

40.

 

小警员发现最近树下的落叶堆他刚扫好,转头做事情完后,小山般地落叶崩塌了。

他原本以为是风吹的,走过去再把落叶扫好堆积,但连着好几次都发生一样的事,终于警觉是有人在搞鬼。

准确来说是一只猫。

……吧?

小警员瞪大眼睛,正好从落叶堆里冒出头的韩文清僵住,一脸尴尬。

“……小韩,你想玩的话,有球可以玩喔。”

“…………”韩文清难得感到窘迫地冲出来,落叶被旋风带起,天女散花般落下。

这时候落叶堆里又蹦出一只猫,原本大概只塌了一半的落叶山被夷为平地。

小警员默默地看着头顶落叶对他喵一声的花猫,然后拿起扫把默默地把一地落叶扫起来。

拿出黑色塑料袋,果断地把落叶都装起来。

“你们这些熊孩子!!!!!!!!!”小警员内心如此咆啸着,脸带两条宽带泪,不得不认命。

可是隔天扫起来的落叶山又倒了。

他亲眼看着花猫喵喵地冲进山里,警犬汪汪地追进去,烟火般散开在空中,留下满地落叶和自带黑白色调背景的小警员。

 

41.

 

“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啊哈哈哈哈!”

学长看着他的学弟终于忍不住发疯了,怜悯地看了他一眼。

“人在做天在看,天道好轮回!终归让我等到啦!”

小警员哼哈哈哈地狂笑,无视学长给他的同情目光,拿着手机狂拍被关上笼子里的花猫。

“让你玩!让你当熊孩子!让你玩!哼哈哈哈──”

“……这孩子被玩坏了吗?”

“你害的吧。”

“你也有一份力在里面啊老韩。”

叶修转头嘲讽韩文清,匡一声,他郁闷地转回来,小警员的笑声停不下来。

“我操……这什么破玩意儿?”

花猫周围被带了一圈白色罩型的塑料圈,他刚被抓去洗澡又上了药,医生嘱咐不要让叶修去抓,就被小警员强制上了所谓的伊丽莎白圈。

“让你玩落叶,活该被跳蚤咬!”

“这孩子到底多生气。”

“……我们的错。”韩文清深深地低头反省,他脑一热就追着花猫冲落叶堆好几天了,都是小警员哭着去扫。

“玩得挺开心最重要──是说我觉得背有点痒啊,帮我抓抓?”

“刚上药,就别闹腾了。”

“真痒啊……这圈圈啥时能拿下来?”

叶修摇摇头,羞耻圈的周围总是会撞到笼子发生声响,饶是脸皮厚的叶修也开始觉得这东西真有些丢人。

后来来玩的小兄妹看到叶修被关起来还套了个圈圈,天真又单纯地说了一句话:“哈哈,猫猫看起来好好笑喔。”

“…………”

叶修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你们这群幸灾乐祸的都给我等着。

小警员笑够了发现花猫周围气氛低迷,干咳几声,拿出零食想安慰安慰,花猫丝毫不挪动他的屁股,忧愁地把自己埋起来。

“欸欸,我不笑了啊祖宗!你理理我嘛──”

小警员这下是哭着去巴着笼子,想摸摸叶修的毛,想到刚刚上药还没好,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啊……猫猫、理理我。”小妹妹咬着手指,好像发现他们说错话了,泪光闪闪。

“猫猫好像生气了啊。”这样想想,花猫就算是只不太像猫的猫,但自尊心和骄傲绝对可以算是这群生物里最高的。

“小韩──帮帮我,我错啦TAT”

韩文清无奈地叹口气,转头凑到笼子前,淡淡地问:“真生气了?”

“生气了。”

“是吗。”

“需要一大盘肉来安慰我受伤的小心灵。”

“有病还是多治治吧。”韩文清喷气,就知道叶修又再耍人玩。

“老韩!你怎么忍心!”

叶修抓抓笼子,想偷偷看一下韩文清,却发现他的视线怎么样都难以看到。

平时怎么转他的视野里都有韩文清,现在这样被限制住,叶修心情有些低落。

“……老韩啊。”叶修抿抿嘴,小小声地喊着。

“又要干嘛。”

“我想看看你。”

韩文清愣住,盯着把自己团起来的花猫,被白色的羞耻圈罩住,他看不到花猫的耳朵,总是能从他的耳朵发现叶修的情绪变化。

现在这样什么也看不到,只有声音能稍微辨别。

韩文清原本想说羞耻圈可以让叶修消停些。这下他已经在思考,这破玩意儿到底什么时候能摘下。

 

 

评论 ( 25 )
热度 ( 183 )
  1. 世界第一老王专属套奶源的麻袋沉浸在迷人嗓音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