湾家人-小煌
全职cp韩叶主
各种手生脑洞开
试著把自己所想的透过文字表达出来。

【韩叶】修养之行

开始贴旧文,刚入坑时(全职还没完结)写的

个性啊剧情啊总是会有些对不上,就当我小新手来贴新粮了(要点脸

*2013/8/20

*看就知道多久以前的黑历史(。




兴欣的训练室看过去跟平常没两样,大家都埋头苦干,照训练课程做。

不过晃一眼,发现他们少了一名重要的人物。

战队里的每个人看上去没什么特别的情绪,只是继续按着鼠标敲打键盘,做着跟平常一样的事。

而这时唐柔正操作寒烟柔整理身上的物品,发现右下的群跳出了窗口,发讯息来的人很眼熟。

“唉,哥好无聊啊,你们怎么就忍心踢我出去呢?”

看到这讯息唐柔笑了笑,其他人也看到了,手指飞快的在群里刷屏。

 

没错,叶修被陈果踢了出去,带上一小包的行李,然后把机票跟酒店地址什么的塞进包里,任何有关荣耀的东西都不给带,执意让叶修去休息几天。

现在这时候是联盟淡季,不趁这时候休息,又要忙上半年。

她这一番动作,考虑叶修是他们队上的中心,虽然渐渐地要把中心转移,但是在还没成功前,都是兴欣重要的指标,如果他的身体出了什么事,很容易给队上带来影响。

所以那天大伙幸灾乐祸的看着陈果把人塞到出租车上,然后看着叶修被载去机场。

“好了不说废话,来几个人到233号房密码7542,陪哥练几把。”

陈果也看到了群里的讯息,想说这一次总算是让那家伙脱离了荣耀几天,但这一句让她瞪大眼睛,气得键盘都要被按坏了。

“你、为、啥、可、以、上、荣、耀!”

“人自有出路,陈果大老板,下一次记得把我丢到没网络的地方啊。”

陈果几乎可以看到另一面的叶修是怎么叼着烟,一脸鄙视的看她,这一次是气得要砸坏了屏幕,唐柔赶紧拉着去一边安抚。

“你这小子从哪弄来的账号卡啊?”

魏琛替陈果问出这个问题,答案在包子进到房里咦了一声,看到对面的角色名字,大伙儿吓了一跳纷纷大叫。

 

大漠孤烟。

 

“卧槽!你你你怎么会──”魏琛吓得把烟灰抖在自己的腿上,又是一阵兵荒马乱。

陈果也是吓得叫一声,她以为她的安排万无一失,却没想到有人会借账号卡给他玩,不过这人怎么会在叶修那边也是个谜。

这时候叶修开了语音,大家听到他欠扁的声音打了个招呼,陈果都想让包子一砖子砸晕他。

“大家好啊,不在的这一天想我吗?”

“滚吧你!谁想你来着!”

“叶修你给我解释清楚!我让你去放松的,谁让你上荣耀!”

“老韩说可以借我打几场嘛。”

这句话把角色的主人给点出来,大家一脸果然没错。

“这不是重点,为什么你会有韩队的账号卡?”

“因为他人在我这边啊,你们这么想知道不如让他来说。”

让谁来说啊!这是要吓死谁!兴欣战队个个表情扭曲了下,叶修不在依然把他们折腾得够呛。

“不过他在洗澡,不如等等洗完出来再让他解释解释。”

叶修呵呵几声,魏琛喝个水压惊,听到这句又一口喷了出来。

“靠!你、你们这是什么情况!”

“唉,没办法,我一人出去多寂寞,就拉个人来陪陪我啰。”

您老拉谁都好,怎么就拉上死敌霸图的队长呢?大伙又是扯嘴苦笑。

 

喀。

笔记本内建收音不错,大家都一齐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唷,老韩你洗好啦。”

叶修的声音小了点,听起来是正在跟韩文清说话。

“打完没?”

“一场都没有啊,不说了,来来来包子我们打一场。”

“打完就睡。”

“靠,才打一场啊你也忒小气的啊!”

“一场。”

“唉唉唉,好好好,一场就一场,不要那表情,哥身上没有钱包可以给你啊。”

陈果听到这段对话,都想直接请韩文清拔了插头,不要让人打了比较干脆。

她纠结啊,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倒是群里闪着光,有人一边打还有时间切到另一边窗口打字。

“帮我拖个时间多打几场啊,小唐等等你上吧,看你要打几场都可以!”

泥马!这无下限的家伙还想打几场啊啊啊啊──

陈果气到理智线断了,果断的写字然后让唐柔拿给包子看,包子打得正乐,屏幕被纸遮着,一抬头就看到那些字,也没多想的就念出来。

“啥呀这……‘有人要拖时间,请速速解决。’我才没有要拖时间呢!老大你要认真打啊!”

陈果就赌包子会天真的把字念出来,而叶修是把声音开着放出来的,不然这话只有叶修能听到,也就没人可以阻止他。

也许是大神感受到她的愤怒,叶修马上不满的抱怨着。

“谁拖时间了,这么不道德的事谁做出来的。我可是按照一般流程来打的,绝不偷工减料!”

“……叶修。”

“干嘛,我说真的啊老韩,欸欸欸,你干什么呢!”

另一边传来微弱的挣扎声,兴欣战队的人接着听到一句会让人从脚底冷上来的话。

“你让他们拖时间,我就脱你。”

拖什么拖?到底是哪个字啊!

大家又是一脸纠结,又不好意思去问到底是啥意思,但是很快他们就知道答案了。

“拖什么……欸你放开、别、欸欸欸……”

几声暧昧的衣物摩擦声,几名大人干咳几声,不是他们乱想,但是这声音真他妈的让人歪啊!

脑袋溜溜转转几个蔷微色的画面,对面已经悄然无声,接着他们看到角色停了,看起来是掉线,而群里叶修发了讯息,但一眼看过去很明显不是本人。

“休息,睡了。”

 

“这是闹哪样啊?”

魏琛手抖得烟都点不好,陈果也傻了,都忘了警告魏琛训练室不能抽烟。

“欸?大家怎了?怎么都傻站着?”

出门一趟回来的苏沐澄探头进来,唐柔替她解释一下状况。

“喔──这个不用担心啦。”

苏沐澄笑得眉眼弯弯,说是没关系可是这表情看起来那两人就是有啥猫腻。

“有些事不用说出来也明白,大家不用太深究啦。来来来,该继续的事继续做吧。”

几个大人沉重的叹口气,就当不知道吧,怕一知道真相,他们的心肝还挺不住呢。

 

也因此,就算过几天叶修回来时是韩文清亲自送过来,他们也都淡然的接受了。

 

 




前情提要。

荣耀圈的教科书大神,现任兴欣战队的头子,叶修被老板丢出去旅行,在酒店不休息还上荣耀让老板大发雷霆。

还发现了他那边有人跟随,那人的身分吓得那天魏琛点烟手抖,为自己烧掉的脚毛掉一滴泪。

不过这也因此叶修回来多带了一个人,大家吓了一跳但没有比那一晚还惊讶。

但是怎么霸图的队长不直接回他的队伍又跟来了呢?

 

兴欣上上下下老中少都露出了各种表情,有调侃有惊吓有无奈。

“唉唷我说不是吧,叶神您出去是休息还是找媳妇呢?”

方锐夸张的哎哎几声,和魏琛凑一起咬耳朵,多像路边买菜的大婶们聊八卦。

叶修懒得理他们,挥手让韩文清自己随意,一个人溜进了房间像是在逃。

不是吧?逃什么呢!

那个猥琐无下限,脸皮厚得枪都打不穿的叶修大神居然什么话也没回就进屋了。

得意的发现这趣事,不趁这时候多损叶修几句,对得起平时被他气得血压飙高吗?

大婶二人组又唉唷唉唷几声,尖声细语,怪模怪样的说起话。

“不是吧,闺女一回来就进屋了?”

“可能是……唉,我真不好说。”

“说吧说吧,我在这听着呢。”

“我看是害臊,吾家有女初长成啊!”

“唉唷!他也有这一天啊!长大了真是让人欣慰!”

“……你们两个大婶怎么还不去逛街买菜,去!帮我买包烟!”

叶修很快又出来,一听到这装的嗓音恶心得发抖,一张纸钞往魏琛手里塞,又摸他裤子后的口袋把烟掏出来,自动的点了起来。

“卧槽!你那口子还在这,要不这么暧昧的摸过来啊!”

魏琛掐着嗓子尖叫,指着脸色越来越难看的韩文清,啧啧几声。

“滚蛋吧你,人家是被你俩给恶心了。”

吐了口烟,叶修懒洋洋的挥手叫人快去买烟,一路上烟被韩文清没收没得抽,他烟瘾犯上,全身发痒,好不容易回来终于可以吸一口,却发现房里没了,才出来找烟枪伙伴掏烟呢。

 

“呿,开个玩笑呢。来来来,小乔去帮叶神买包烟回来。”

“不准!谁让孩子去买烟的我让你们一个礼拜不抽烟!”

陈果老板终于刷出了存在感,站出来保卫年轻一代。乔一帆倒是无奈的苦笑,他都成年了,还让人称小孩颇尴尬的,不过在几位辈前面也的确是稚嫩的小毛孩。

大老板再转过身,发现他们在门口堵住把客人晾在外面,这成何体统!

“都先滚一边去!韩队不好意思啊,让你看笑话了,来来来,进来休息一下吧。”

就算霸图是他们的宿敌,不过那是场上嘛,场下还是可以当个朋友,更何况是叶修拉仇恨,一切恩怨都是他惹出来,这时候陈果就果断的不带情分的划分开来,决定让叶修一人忙去。

“不用了,我只是送他回来。等等就走。”

“我说老韩啊,人都到了不用急着走,长途跋涉还折腾自己,你找虐吗?”

好不容易气氛好一点了,叶修一开口就嘲讽,拉仇恨拉得这么彻底,当什么散人专职去当MT算了!

几个人在后边翻了翻白眼,不过韩文清跟他交手都几年了,这么几句他还不放眼里。

“那我就打扰了。”

说完就自动的越过魏琛方锐叶修三人,进屋找地方放行李,自然的像在自家。

“你这是请一尊大神回来镇压驱邪是吧?你就不怕半夜被人偷袭抹脖子!”

魏琛摸到叶修旁边嘀咕,叶修肩一耸无视他,前脚也跟着进屋,坐到计算机前开机上荣耀,在外边真的啥都没玩到,手痒啊手痒。

结果事件中心点的两人就这样平淡无奇的处在同一个屋檐下,兴欣战队的大伙对看一眼,没人可闹,还有什么好玩的,也一个个坐下来跟平常一样做事去。

 

不过兴许真是累了,韩文清坐了一会儿就问叶修他的房在哪,想借床睡一会儿,叶修比了比,韩文清打开门烟雾缭绕,两个瘾君子住一起一定的,陈果平常看到都觉得他们待在烟雾里都要成仙了。

韩文清皱了皱眉,自发的开窗散去房里的烟雾,等烟散了,也一眼看出哪张是叶修的床就躺了下去。

大神这一睡让不少人暗自松了口气,一方面就算私下感情再好,人家这是敌队队长啊,就算知道韩文清的个性不是会偷偷摸摸打探,但一些东西无意显露让人看到叫人怎么忘。

“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遇上的啊?霸图有这么闲,放队长出来走走还刚好让你们一间房了?”

魏琛身为忠诚的八卦党,一定要来打探打探,据他所知他们私下感情好像没有好到去旅行还住一间房呢,而且那天暧昧的声音怎么想都觉得怪怪的。

“我才想知道他怎么就在机场堵我了,原本想偷溜去别的网吧,他就把我揪上机了,莫不是发觉我身上带的钱包特别厚特地来抢劫吗?”

“我跟你说正经话呢!”魏琛气结,叶修呼了口烟也很认真的道。

“我也说正经的啊。”

一听就知道这没有什么可挖,魏琛骂骂咧咧的去一边上荣耀。

不过叶修说的是真的,他一进机场就想走,因为前面站了一名戴墨镜气势惊人的男人,一看到自己就走过来,叶修一眼就知道那是他十年的对手,怎么人跑这来了?

上前打个招呼,韩文清也不多说他为啥在这,人一抓就一起上了飞机。

然后就一起结伴旅行,连房间都一间,他差点怀疑是陈果的安排,不过她应该不知道他跟韩文清之间其他的关系才是啊。

其实推测一下,叶修也知道是谁,会这么贴心安排还知道其他队的行程,除了兴欣的人外,就是跟自己跟很久的人才会去通知韩文清。

刚想呢,心中的那人就坐到他旁边吃起瓜子。

“玩得开心吗?”

苏沐橙眨眨眼,笑得纯真。

叶修无奈,就知道是这妹子做的,他跟韩文清平时鲜少连络,又没手机。这一次被丢出去也是事出突然,就算自己孤单寂寞要找人一起也无法。

所以韩文清的出现他惊讶,他不先排假到机场堵人怎么可能会比他早到,不就是有人提前告知了吗?

伸手揉了揉苏沐橙的脑袋瓜子,叶修心口有些暖。跟自己相识最久的人,去掉睡在他房里的那位,就属她了,自己的一些秘密,在想什么她多少还是知道一些。

真是贴心的小棉袄啊。叶修揉乱了苏沐澄的发才停手。

 

“你喔,真是给哥一个大惊喜啊。”

“我可贴心了对吧?嘻嘻,快给我土产奖励下。”

“没那东西,根本没空去买,老韩根本是把我往死里做了……腰还疼着呢。”

“唉唷,你该养养身体了,看看韩队年纪这样体力还是这么好。”

“靠,谁要呢,不说了!”叶修又是吐了烟,不过在烟雾的遮掩下,脸皮似乎微微的泛红。”去帮我倒一杯水来,口渴!”

苏沐橙呵呵笑,也不多逗叶修,起身回头,看到一脸尴尬的乔一帆拿着水杯站在后边。

“哎,小乔听到了吗?”

听到苏沐橙说,叶修回头撇一眼,没有做任何表示,乔一帆看了下,没特别反应,这才尴尬的点了点头。

“嘘,别说出去啊,咱们叶神脸皮薄呢。”

“滚!水留下,去一边做练习!”

苏沐橙大笑,训练室的人不明所以的探头,却只看到苏沐橙拉着乔一帆去边上坐着,交头接耳的不知道说什么。

叶修无奈的望过去,没法说什么,不过叼着烟的嘴角却是微微的弯起。

 




评论 ( 7 )
热度 ( 211 )